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中國礦業報訂閱

一張老照片的故事

2019-10-14 8:43:00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楊 立

閑翻隊志,在大事札記里,我讀到了這么一段話:“1977年7月,一〇八地質隊王瓏琥、龔金信、張興潤、王萬林等4位同志出席了‘全國地礦系統工業學大慶’會議,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雖寥寥數句,但字字千鈞,我明白文字背后的深刻意義。

世間上有些事仿佛在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我留心過山東省自然資源廳吳文峰老師曾在微信朋友圈發過的一篇文章——《老照片:背后故事有誰知》,文章描述了一段關于作者珍藏一幅“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全國地質部門工業學大慶會議全體代表”合影的故事,與我們隊志上的記錄相吻合,所以我將遙隔千里的呼應、遠隔幾十年的歷史默契地聯系在了一起。那么,四川省地礦局也應該保存有這樣珍貴的照片,一粒探求的種子埋在了我的心頭:要找到屬于1977年7月的合影,找到那張四川地礦人的記憶,找到屬于一〇八地質人的榮光。

將歷史的指針扳回到1977年,那是改變無數中國人命運的歷史節點,注定不平凡。那一年,是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復出工作之年;那一年,是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的召開之年;那一年,是中國恢復高考的開考之年。

我開始向同事打聽相關情況,十分幸運的是,當年4位與會同志中的其中一名與會者正作為返聘專家在單位上班,他就是四川省地礦局一〇八地質隊原總工程師張興潤。年近八旬的張興潤,身體硬朗,精神矍鑠,退休以后也不閑著,依然發光發熱,繼續從事著他一生所摯愛的地質事業。在向老先生表明了來意之后,他很熱情地告訴我確有其事,并一口答應第二天將照片帶到單位。

老先生和我都畢業于成都理工大學(原成都地質學院)地質找礦類專業。他是1960級,而我是2010級,我們整整隔了50年。第二天一早,我便去拜訪,如約而見。他小心翼翼地從包里拿出一個盒子,盒子上印著一排“北京新大北轉機攝影”紅色字樣,盒子稍有破損但保存得很好,厚重感撲面而來,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上世紀70年代末,那個令人熱血沸騰的歲月。一米多長黑白合影徐徐鋪開,正如老電影里講故事般娓娓道來,沒有那種塵封已久的味道,反而散發出一縷淡雅恬靜的清香,原來老先生在盒子里面放了一些防潮除味的小藥丸。照片拍攝于1977年7月3日,我望著珍貴照片上密密麻麻的面孔,不由得心生感慨:這到底凝結了多少人的青春時代?到底凝聚了多少年的歲月變遷?照片不只是照片,而是平面上凝固的歷史,像棱鏡一樣,折射出一個時代的光芒。

自然而然地,老先生和我聊起了照片背后的細節。那是1977年7月,四川省地礦局一〇八地質隊在得到上級批準之后,選派王瓏琥、龔金信、張興潤、王萬林等4位同志赴北京出席“全國地礦系統工業學大慶”會議,王瓏琥時任一〇八地質隊黨委書記,龔金信是工業學大慶勞動模范,王萬林是一名機修工人,而張興潤是地質技術員代表。當年才30多歲的張興潤,能夠去參加如此隆重的會議,表明組織對他的肯定和信任。雖然已經過了40余年,但老先生依舊是記憶猶新,他告訴我:他們是乘坐火車去北京的,在得知消息的當天晚上,他興奮得像孩子一樣,差不多是徹夜難眠,大會持續了十多天才結束。那時候,四川省地礦局一〇八隊的4位代表與全國的地質同仁一道,共同見證了那段澎湃激昂的歷史,而歷史必將銘記他們奮斗奉獻過的人生。

1977年7月4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報道了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科學與地質工作者的消息。1977年7月15日,《人民日報》第一版發表了社論《地質工作者的光榮任務》,文章指出:“實現四個現代化,地質工作要先行。全國地質部門工業學大慶會議在首都勝利閉幕。會議開得很好。地質戰線新躍進的號角吹響了。”1979年3月22日,《人民日報》第一版又發表了社論《地質工作要以找礦為中心》,文章強調,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地質工作是一項具有戰略意義的工作。無論興建鐵路、水利工程,還是建設冶金、建材、化工以及燃料、動力等重大工業項目,首先都要地質部門查明地下情況,探明礦產資源。正如毛澤東同志所指出的:“地質部門是個偵查部門——地下情況的偵察部門。”這些無一不凸顯出黨和國家對地質工作的重視。參加完會議的張興潤備受鼓舞,這對他未來的人生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老先生對著照片,向我一一介紹了上面的人物。那嚴肅的面龐,堅毅的眼神,個個都顯得精神十足,畢竟這樣的大場合一生難得。他指給我看黑白照片上一〇八地質隊幾位代表所站立的位置。王瓏琥、張興潤、龔金信穿著白色的襯衣,而王萬林則穿了一件深色的襯衣,他們幾個相隔不遠,拍照的時候按班來編制,站在不同的排。老先生感慨地說:另外3位同志都已經離開了人世。我輕聲嘆了口氣。這張長長的照片上還有多少地質前輩健在?這張照片世間上還留存有多少張?我默默地祝福他們都健康長壽,安享晚年。他們是莊嚴歷史的見證者,是地質使命的踐行者,是祖國發展的建設者。

這張拍攝于1977年的老照片,像一條斑駁的小船,不斷浮現于思緒,伴隨著時光的波紋,蕩來蕩去。我反復注視在黑白之間,照片背后,是一顆顆奮進的心靈,一條條無價的礦脈,一座座蓬勃的城市,地質工作者與萬千行業的建設者并肩前進,以勤勞之雙手,在鮮紅的黨旗下,勾勒出一個紅彤彤的偉大中國!□

(楊立,90后,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會員,現供職于四川省地礦局一〇八地質隊。)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老一百的人民币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