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中國礦業報訂閱

對歷史負責,讓人性閃光

——評郭寶平長篇歷史小說《大明首相》

2019-9-9 8:46:42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徐 峙

近年來的歷史小說創作,架空、穿越、宮斗等類型的作品大行其道,嚴肅的歷史小說幾乎被邊緣化。中國作家協會重點扶持作品——郭寶平長篇歷史小說《大明首相》,則是一部具有高度歷史責任感的作品。這部小說以16世紀世界歷史轉折點和明末大變局為背景,通過對隆慶年間內閣首席大學士高拱的描寫,映照了大航海時代古老中國的華麗一躍,記錄了大失敗前夜力挽狂瀾的奮力一搏,捕捉了厚黑學盛行時代追求公正的一抹亮光。

歷史小說必須有歷史性,而歷史性的核心是真實性。《大明首相》的主線是高拱主政期間只爭朝夕、勵精圖治的歷史。學者牟鐘鑒評價高拱的時候說:“做學問求是,做事情求實,做人求誠,這就是高拱的真精神。”高拱執政期間秉持“相天下者無己”的理念,自律甚嚴,在體制性貪腐的官場堪稱另類;他致力于“立規模”,是唯一一位自發調整明朝內斂、收縮的基本路線,推動國家走向改革、開放的執政大臣;他集忠誠、自律、擔當于一身,是同時代任何一位執政大臣所不具備的。然而,這樣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卻長期被埋沒甚至丑化。作者正是痛心于此,因此力圖通過作品還原歷史,還原一個真實的高拱。無論是平息西南的“安氏之亂”、對蒙古右翼的封貢互市、任用殷正茂平定兩廣、任用張學顏經略遼東、處置安慶兵變,還是推進吏治、邊政、司法、漕政革新,肅貪反腐等等,都是在基于史料、尊重史實的基礎上進行藝術加工,令人油然生出“今日讀小說,明日讀歷史如見故人”之感。

對歷史上的人和事,不同時期、站在不同角度,難免會有不同看法。這對歷史小說作家是一種考驗。《大明首相》的作者在這方面表現出了對歷史事件的高超駕馭能力。比如,如何描寫高拱任用殷正茂剿除割據廣西古田半個多世紀的韋銀豹勢力?作為主政者,高拱追求行政統一,對韋銀豹勢力殺官劫庫事件不能容忍,誓言結束割據狀態,這是正當的;另一方面,韋銀豹勢力之所以存在,也是官逼民反的結果,具有反抗壓迫性質,也是正當的。作者對這兩方面都進行了客觀描述。在廣西布政使郭應騁約見八寨寨老時,一位寨老這樣說:“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民若一反,官必來剿,就這么回事啦!”郭應騁則說:“再說這韋銀豹老哥。當初他起來造反,或許是為官府所逼。可他成了氣候,殺官吏、搶庫銀,這不是強盜所為?他盤踞古田,占山為王,不是綠林大盜?他蓋宮殿、養僮勇、造兵器,不花錢?本官不信,他治下老百姓的日子會更好過!”這樣的處理,相對中立、客觀。不僅如此,作者的遣詞用語也很用心,敘述性用語使用“僮人”、“僮勇”,只有在官員提到韋銀豹勢力時方出現“蠻賊”這樣的詞匯,以符合歷史真實。

歷史小說與現代小說的一個很大不同,是要營造歷史氛圍;而要營造歷史氛圍,就需要還原當時的歷史風貌,這對作者的知識儲備、文學功底是一個巨大考驗。從《大明首相》開篇不久對長安街南側各部院衙門坐落格局的描寫,會同館、四夷館、烏蠻市等等這些名詞的使用,以及兵馬司吏目在棋盤街維持治安等表述來看,作者有扎實的歷史知識,熟悉當時的制度、風俗,從而使得這部小說充溢著濃厚的歷史氛圍,具有歷史小說的高雅格調。

歷史小說要傳達某種可貴的歷史精神,這取決于作者的歷史觀、價值觀。學者劉大先在《必須保衛歷史》一文中強調,“文學藝術需要尋找到自己獨特的敘述維度,創造出帶有歷史責任、社會擔當、道德關懷、理想訴求的歷史書寫,進而復興過往傳統的偉大遺產,成就一個新的歷史。”《大明首相》就是這樣一部有著獨特敘述維度的作品。寫帝制時代君臣的歷史小說,往往陷入圣君賢相的窠臼,傳達出的歷史觀、價值觀與現代文明格格不入。《大明首相》的可貴之處在于,作者站在大歷史維度,敏銳地把握住了主人公登上歷史舞臺的時期,正是世界歷史轉折點這一時代背景,以大航海的時代潮流為坐標,對歷史人物的施政理念、為政舉措進行價值判斷。小說一開篇,就以外交事件切入,以招考四夷館譯字生風波,推進到游走江湖的邵大俠建言開海禁;小說結尾處,又通過邵大俠之子之口,說出“力推開海禁、通海運、造海船、建水軍,西洋諸國日漸強盛,也正是實行了這些套路而已”這番點題的話,從而把當政者的作為是不是順應時代潮流,為內斂、封閉的明王朝尋找新出路作為判斷歷史人物的價值標準。當作品以這樣的敘事維度展開時,不需要刻意迎合,便散發出強烈的時代精神。這樣的價值觀不僅是小說主人公所處的時代需要的,也是各個時代都需要的,歷久而彌新。正因如此,《大明首相》這樣的歷史小說才經得起歷史檢驗,才不會隨著時勢的變遷而失去其價值。

歷史小說對人物的刻畫,不能超越歷史的底線。在《大明首相》中,作者沒有局限于敘述歷史故事,也沒有刻意塑造高大上的英雄,更沒有為了主人公的藝術超越而有意貶低乃至丑化同時代的歷史人物,而是通過多個角度,展示人性的豐富性和復雜性。在作品中,讀者看到的都是承擔多重角色又在既定制度規制下的人,他們的一切善舉、惡行,都能從人性中找到動因。對高拱這個人物,小說既圍繞他銳志匡時、勵精圖治的事功展開,實事求是地塑造出忠誠、自律、擔當的藝術形象,同時,也把他自負、急躁乃至粗暴的一面展露出來。對勾結太監推翻高拱的張居正,作家沒有把他作為反面人物來寫,而是主要描寫他們之間的友誼、合作,即使在張居正與高拱的矛盾已然尖銳,作家在描寫處置安慶兵變、江西安義盜賊劫庫案這些關系重大的事件時,仍然是把張居正作為高拱的支持者描述的;而涉及張居正勾結太監馮保以陰謀手段推翻高拱,甚至以王大臣闖宮事件鍛造假案密謀誅滅高氏家族的事件,也沒有貶損張居正,字里行間,從政見、人性角度,表現出對張居正一定程度的理解、諒解。這里既有張居正的性格、家庭等問題,又有普遍存在于國人心目中的“面子”問題,使得他決計勾結太監馮保推翻生死之交高拱這件事,看起來也有符合人情世道的一面。此后,張居正和高拱繼續保持密切聯系,他特意到新鄭探視下野6年的高拱的場景,令人淚目。即使是太監馮保、漢奸趙全,作者也沒有丑化他們。比如,當馮保看到京城市民為故去的父祖上墳祭奠的場面而傷感時,讀者對身為太監的馮保會不會陡然生出幾分同情?

可以看出,作者對人物的把握,注重的是對人物內心的挖掘,而不是簡單化地非黑即白式的褒貶。高拱的清明剛健、張居正的深有城府、王世貞的意氣用事、俺答汗的豪氣、馮保的狡黠、張四維的精明、李貴妃的功利……一個個具有鮮明性格、具有立體感的人物躍然紙上,既符合歷史真實,又具有藝術感染力。

作者簡介:徐峙,1978年生,寧夏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副主席。魯迅文學院15屆高研班學員。作品見于《詩刊》《十月》《小說選刊》《飛天》《星星詩刊》等。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老一百的人民币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