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同舟共濟的美麗前景

——2016中國國際礦業大會“中亞礦業投資論壇”側記

2016-9-26 18:13:27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鄔小磊 張立

論壇現場

在才結束不久的G20峰會上,習近平主席說過:“我們雖然國情不同,發展階段不同,面臨的現實挑戰不同,但推動經濟增長的愿望相同,應對危機挑戰的利益相同,實現共同發展的憧憬相同……”

2016中國國際礦業大會開幕式上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精彩的演講正是習主席重要講話的傳承。他說:“國際產能合作的蓬勃興起,為打造國際礦業產業鏈提供了新機遇,抓住這些機遇完全可以大有作為。”

當然,這更是中亞地區礦業投資者和參與者的心聲。9月22日天津梅江國際會展中心,下午4點05分,200人的N213大廳座無虛席。

同舟共濟、探尋新路,這是2016中國國際礦業大會中亞礦業投資論壇的主題。

中國、俄羅斯、吉爾吉斯斯坦、蒙古國等國的代表和聽眾已經就坐,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副廳長朱振芳擔任主持人的“中亞礦業投資論壇”比預定開始時間已經晚了5分鐘,大家都在等一個人——一個翻譯。

礦業大會組織者提供了流利的中英、中俄同聲翻譯,但一時還沒找到今天這個論壇需要的英俄同聲翻譯。

當然,這只是一個花絮。語言的多樣性,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亞地區國家礦業發展和合作的多樣和復雜。

論壇開始,中國礦業聯合會專職副會長兼秘書長陳先達致辭。他說:“中亞國家和地區礦產資源豐富、土地相鄰、地質區域相連、資源潛力巨大,在當前世界經濟復蘇低于預期的大環境下,如何吸引投資?創新礦業發展模式,是大家需要考慮的問題。”

吉爾吉斯斯坦國家工業、能源和地下資源使用委員會副主席薩巴拉利耶夫·阿濟茲,這個個頭不高、精明干練的中年人輕快地走上講臺,用俄語先介紹了本國的礦產資源情況。

“礦業在我們國家的固定資產投資占31.8%,占工業總產值的47.1%。”他頓了一陣,看了看大家說,“在現在這個局面下,我們也進行了改革,首先是考慮平衡性、創造就業、保證行業的監管和透明度。我們國家礦山的很多主要投資者都是中國企業,自2012年開始國家的礦產許可證都是通過招標和拍賣授予的,目前就有6個區塊在招標,包括布吉賽稀土礦、褐煤、煙煤和大理石等7個主要礦產地在公開拍賣。我們根據礦區所在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和開發商著重簽訂社會發展一攬子協議;減少礦業行政審批的程序,由提交申請30天開始審批變成遞交即審批;同時,也在研究修改我們的《礦業法》。”

他的演講很系統,或許預示著吉國的礦業政策和現有法律會有新一輪的修改,這也是在適應礦業發展的同時兼顧行業安全、環境安全和資源保護。

中環國際礦業交易所董事長曾志榮隨后發言。他先分析了當前新常態下的國際礦業金融現狀,接下來重點闡述了國際礦業資本對接中亞礦業市場的策略。他談到:“2013年以后持續的礦業形勢低迷,跑的是投機型資本,留下來的是價值型資本,這是‘正本清源’,是對投機型資本的無情打擊,而價值型資本在默默崛起。今后中亞礦業交易中以項目為主體的資本對接模式,其實就是一種類似PPP的模式,中亞國家政府提供一定的國家政策層面和法律法規方面的支持,政府、企業和資本要選擇建立期限匹配、成本適當以及多元可持續的項目。”

朱振芳在介紹曾志榮時,用了“飽學之士”這個詞。要知道,他是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EMBA,礦業金融投資經驗豐富。

政府官員、金融人才上臺說完,會場交給了兩位地質學專家。說到礦業,他們肯定當仁不讓。

首先演講的是構造地質學博士、教授級高工,國家305項目辦公室主任馬華東,他長期在新疆從事基礎地質研究以及國際礦業合作工作,可謂成果豐碩。

可能是為了便于交流,馬華東全程用英語演講,演示文稿也很精彩,內容詳實、材料充分。

馬華東先從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的高度解釋了中亞的廣闊和重要性,然后如數家珍地介紹了中亞五國的主要金屬和油氣礦產分布特點。他說:“一帶一路沿線五國有世界級的特大型金屬礦床32個,它們的分布有一定的完整性和規律性,比如,從西到東中亞的著名金礦帶,從烏拉爾、穆龍套、道吉斯套、阿曼泰套金礦到阿希、大山口金礦等大型特大型金礦。”他特別強調,國家305項目辦公室有著我國目前最完善的中亞地質礦產數據庫,包括: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庫曼斯坦、蒙古等6個國家全境和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在1∶20萬~1∶100萬區域地質、礦產、地球物理、地球化學方面的報告及遙感數據,礦產數據包括1926個礦床、6244個礦點數據和9432個礦化點信息。他的講話既有扎實的地質實踐又有國際視角。

接下來的發言嘉賓是遠山公司董事長王仁虎——最早進入吉爾吉斯斯坦的礦業合作先行者之一。他著重交流了進入中亞五國的一些具體體會。

來自蒙古國奧尤陶勒蓋銅礦的財務官蓋文·希爾走上講臺,播放了10分鐘這個亞洲最大銅礦的宣傳片才開始演講。他誠懇地說:“我們礦山距離烏蘭巴托有600千米,距離中國邊界80千米。我們的供應商分為三級:蒙古國供應商、南戈壁省供應商和國際供應商。今后能從中國采購商品,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

論壇在熱潮中進行,初步達到了承辦方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國土資源廳的用意——那就是,正視全球礦業形勢低落期的事實,在中國國際礦業大會的舞臺上,幾方搭臺,共同唱戲。這點從邀請論壇嘉賓的廣泛性中就可見一斑:外國政府礦業官員、金融專家、有國際視野的新疆地質專家、最早一批“走出去”的新疆實業家,香港地區有豐富并購經驗的律師等。新疆作為“一帶一路”的橋頭堡,有著豐富的地緣優勢,組織本次論壇反映了新疆礦業主管部門認清責任、提出問題、尋找答案的勇氣和前瞻性。

會議臨結束時,手機上的天氣預報應用顯示,此時天津氣溫26攝氏度,全天溫度29~19攝氏度,晴;彼時的烏魯木齊氣溫也是26攝氏度,全天溫度28~18攝氏度,晴。

記者有理由相信,兩地驚人相似的溫度和適宜的土壤一定能孕育出大家共同謀求發展的思想種子。記者更加堅信的是,廣袤的中亞地區的國家和人民一定會走出一條礦業開發合作的新路。□

返回新聞
老一百的人民币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