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中國礦業報訂閱

廢棄礦井“一關了之”將造成巨大浪費

——訪中國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學校長袁亮

2019-5-15 10:14:38 作者:武曉娟

● 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具有重要的政治、經濟及社會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應將其納入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中進行統籌部署、科學規劃。

● 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的關鍵是要創新開采模式,并對其進行安全智能精準開發利用。

● 應制定廢棄礦井開發利用標準體系與政策,開展地下空間資源開發利用規劃可行性研究,同時激發當地政府及民眾參與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的積極性。

● 建議出臺廢棄礦井伴生資源系統專項扶持政策。

2018年底,我國煤礦數量由“十二五”初期的1.4萬多處減少到5800處左右。隨著去產能的深入推進,將有更多礦井被關閉,到2030年廢棄礦井數量將達到1.5萬處。然而,廢棄礦井仍賦存大量資源,如果“一關了之”,將造成巨大浪費,并將引發安全、環境及社會問題等一系列“后遺癥”。那么,廢棄礦井的能源資源應如何利用?這對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發展又有何重要意義?近日,《中國能源報》記者帶著以上這些問題專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學校長袁亮。

“一關了之”不可取

問:隨著去產能的推進,大量資源枯竭及落后產能礦井和露天礦坑將被關閉,直接關閉存在哪些問題?

袁亮:從國家地礦資源開發利用角度來看,如果將這些礦井直接關閉,不僅會造成資源的極大浪費和國有資產的巨大損失,還有可能誘發后續的安全、環境及社會等問題。

問:“一關了之”為何會造成資源浪費?

袁亮:目前,已關閉礦井中仍賦存煤炭資源量約420億噸、非常規天然氣近5000億立方米,而且地下空間、礦井水、地熱與旅游開發等資源也非常豐富。根據中國工程院重點咨詢項目“我國煤炭資源高效回收及節能戰略研究”預測,到2030年,我國去產能礦井數量將達到1.5萬處,如果以單個煤礦地下空間60萬立方米計算,地下空間約為90億立方米。

撫順西露天礦山

問:如果能將這些能源資源充分利用,將具有怎樣的意義?

袁亮:如何開發利用好廢棄礦井資源,一直是世界性難題。充分利用廢棄礦井中的能源資源,不僅能減少資源浪費,提高去產能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效率,同時還可以為廢棄礦井企業提供一條轉型脫困和可持續發展的戰略路徑,進而推動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發展。此外,對提高我國煤礦安全水平、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也具有促進作用。

因此,聚焦廢棄礦井能源利用問題,開展地下空間資源利用十分必要,具有重要的政治、經濟及社會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為了進一步加強廢棄礦井資源開發利用力度,應將其納入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中進行統籌部署、科學規劃,積極面對挑戰,把握機遇,推動我國能源經濟安全綠色可持續發展。

進行智能精準開發利用

問:廢棄礦井有哪些利用方式?

袁亮:根據廢棄礦井的具體情況可以分為以下多種利用方式。目前,中國工程院提出的有:建設分布式抽水蓄能電站、開發地下空間工業旅游資源、建設地下油氣儲存庫、開發利用資源枯竭深大露天礦空間資源、開發可再生能源利用、進行生態修復與接續產業培育、建設地下空間國家級科研平臺、進行國防科工研究等方面的內容。

問:您認為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的關鍵是什么?

袁亮:我國對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的研究起步較晚,基礎理論研究薄弱,關鍵技術不成熟,還存在煤礦地質條件復雜、階段性關閉數量大等特殊情況。因此,必須堅持“以人為本”的發展理念,將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創新發展為高科技的新產業,以先進的工程科技支撐煤礦安全和職業健康。我認為最關鍵的就是要創新開采模式,對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進行安全智能精準開發利用。

問:實現廢棄礦井能源資源的智能精準開采,需要解決哪些問題?

袁亮:廢棄礦井能源資源智能精準開發利用涉及多學科交叉協作,內容紛繁復雜,需要解決不少科學問題。例如,地下煤炭氣化高效轉化與開發利用耦合機制、基于安全智能精準控制的地下空間儲物環境保障機理、基于多場耦合的礦井水及非常規能源智能精準開發模式、構建廢棄礦井可再生能源開發與微電網輸能模式、構建基于生態修復與環境支持的廢棄礦井旅游開發模式等。

受惠于民需政策支持

問:在開發利用廢棄礦井能源資源時應注意哪些事項?

袁亮:摸底、可行性論證、受惠于民一個都不能少。

一方面,要調查清楚可利用資源到底有多少,制定廢棄礦井開發利用標準體系與政策。應該對礦井地下空間資源及露天礦空間資源的分布、數量等基本信息進行系統調研,并對礦山環境潛在問題、環境修復治理、地下空間與礦井水利用等進行調查,提出可利用空間資源的詳細數據。

另一方面,一定要開展地下空間資源開發利用規劃可行性研究,提出適合我國發展實情的、切實可行的發展戰略與利用規劃方案。

此外,在構建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新型結構的同時,還應注意激發當地政府及民眾參與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的積極性,讓“生于斯、長于斯”的當地居民成為最終受益主體。

問:廢棄礦井能源資源開發利用需要哪些相關政策支持?

袁亮:廢棄礦井建設是以能源資源開發利用為基礎的系統項目,一般兼有土地治理等內容,成本必然進一步增加,建議出臺廢棄礦井伴生資源系統專項扶持政策。

同時,在相關土地政策法規范圍內,建議簡化處理流程,并提高處理優先級,放寬限制條件,在廢棄礦井能源資源系統用地政策方面給予支持。

此外,針對這些資源開發利用項目的申報、審批、實施、監督全過程,應建立完善的政府監管體系,并出臺支持政策和管理辦法,簡化審批程序;在核準指標配置和備案手續政策上對去產能礦井開發利用項目傾斜;開展相關產業財政補貼、減免稅、專項基金等多種扶持政策的研究。△

返回新聞
老一百的人民币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