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中國礦業報訂閱

抓住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牛鼻子”

2018-7-25 9:33:48 來源:中國礦業報 本報記者:李曉娜

伴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作為實體經濟主體的制造業也迎來了高質量發展的重大命題。而這一命題本身,由于牽系技術創新主戰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要領域等,對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關鍵性意義,正成為關鍵領域核心技術競爭的角力場。

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

習近平總書記在不久前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強調,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對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保障國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必須切實提高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把科技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為我國發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

工業和信息化部黨組書記、部長苗圩7月16日在《求是》雜志上撰文稱,我國制造業要真正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必須扭住核心技術攻關這個“牛鼻子”,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補短板、強弱項、填空白,持續推進技術創新和產業創新。

在同天召開的全國工業和信息化主管部門負責同志座談上,苗圩也強調,切實增強緊迫感和危機感,堅持需求導向、問題導向、目標導向,聚焦國家發展重大需求,充分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和國內市場優勢,著力提升技術創新能力。遵循把握科技創新規律和趨勢,按照“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鏈”的原則加強科技政策、產業政策、金融財稅政策的統籌銜接,強化企業在產學研用一體化創新中的主體地位,最大程度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創造力,充分利用國際創新資源。

“中興之危”的警示

毋庸置疑,近年來我國科技事業發展取得很大成就,創新能力顯著提升,但我國科技發展水平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同國際先進水平相比還有很大差距,同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要求還不適應。具體到制造業領域,其主要表現就是大而不強,很多領域缺乏關鍵核心技術的局面尚未得到根本改觀,離制造強國仍有較大距離。

對此,苗圩指出,其癥結就在于核心技術積累不足,從而嚴重制約了制造業轉型升級。國際經驗表明,制造業要邁向中高端,根本上靠的是核心技術的創新突破。20世紀以來,美國、德國、日本等國之所以長期保持制造強國的地位,根本原因就是在裝備、材料、信息、生物等關鍵領域的核心技術上始終保持領先。

需要看到的是,當前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既面臨著復雜多變的國內外形勢,也面臨著全球科技創新空前活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重構創新版圖、重塑經濟結構的機遇與挑戰。制造業無論是實現產業轉型升級還是實現新舊動能轉換,抑或是保障產業安全,都需要加強核心技術攻關。這是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根本要求。

在文章中,苗圩稱,新動能首先來源于新興產業的培育發展,而新興產業通常是關鍵核心技術突破、科技成果轉化和大規模商用的直接結果。在當前人工智能、量子通信、物聯網、區塊鏈、新材料等領域顯現革命性突破的先兆,可能引發若干領域的群體性和系統性突破的關鍵時期,必須抓住難得的歷史機遇,以核心技術的創新突破催生和培育新興產業,同時通過加強關鍵技術和先進工藝改造,對傳統產業進行升級。

不久前的“中興之危”再次警示,核心技術不能受制于人。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只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發達國家在一些關鍵技術與核心產品上對我國實施出口管制,我國集成電路、基礎軟件、互聯網、高端生產裝備、新材料等多個領域都存在產業安全風險隱患,相關制造業不僅面臨低端鎖定困境,產業鏈安全和供應鏈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基礎研究是原動力

如何看待和解決當前制約核心技術創新突破的瓶頸因素?苗圩在文章中進行了總結,一是基礎研究支撐不夠。二是關鍵共性技術供給不足。三是產學研用協同創新不到位。四是創新人才的制約日益突出。

應當看到,基礎研究是制造強國建設的原動力,在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中發揮著基礎性作用。近年來,我國持續加大基礎研究投入,但原始創新能力仍然薄弱,基礎研究的短板依舊明顯。其中,企業基礎研究意愿低、投入少、能力弱是重要原因。我國企業研發支出占全社會研發支出的比例已接近80%,但主要用于應用技術研發。而加強關鍵共性技術研究通常是各國技術創新政策的核心內容。目前,我國關鍵共性技術研究與發達國家相比,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比,還存在較大差距。

對此,苗圩表示,解決我國制造業核心技術的短板問題,關鍵是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建立健全基礎研究支撐體系。把提升原始創新能力擺在更加突出位置,進一步加強基礎研究前瞻部署,推動不同領域創新要素有效對接。創新政府管理方式,引導技術能力突出的創新型領軍企業加強基礎研究。建立健全制造業創新體系。按照“一個明確,四個突出”的思路,明確面向行業關鍵共性技術研發這一功能定位,建設一批制造業創新中心。建立健全產業創新生態體系。繼續健全產業與科技協同對接機制,圍繞制造業核心技術創新突破的需求,優化科技資源配置。建立健全制造業人才培養體系。完善學科專業設置,創新培養機制和模式,培養高層次技術人才、高素質技能人才、高水平經營管理人才,培育工匠精神和企業家精神,構建一支高素質、能夠滿足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需求的人才隊伍。

而在稍早前召開的”2018國家制造強國建設專家論壇”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辛國斌也表示,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必須把深化體制機制改革作為“當頭炮”,著力營造良好發展環境;必須緊緊抓住創新驅動這個“牛鼻子”,著力提升制造業創新能力;必須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突破口”,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必須著力發揮信息化驅動引領的“新引擎”作用,深化信息技術與制造業融合發展;必須著力建設高質量發展“承載體”,培育一批優質高效的制造業企業。□

返回新聞
老一百的人民币值多少钱